上海年华 > 电影记忆 > 中国电影明星录 > >明星档案
 
 
 
 
徐来 幸福向左,美人向右

    影坛是最受人瞩目的聚美之地,中国电影史上的美人也是荟萃无数,然而只有一位女明星获得“标准美人”的赞誉。“标准美人”徐来的一生兜兜转转却逃不开一句老话,“红颜薄命”。
歌舞团的“公关小姐”
    徐来出生小户商人庭,父亲经营一家专卖秤的店铺。可是店小利薄,由于家贫,徐来13岁去蛋厂做工补贴家用。后来家境转好,她才能入学读书。1927年徐来考入黎锦晖主持的中华歌舞专修学校,毕业后加入中华歌舞团(后改组为明月歌舞团)。经过专业歌舞训练,徐来随团到国内各地和南洋一带演出,小小年纪见过大世面,而且无形中训练了徐来的另一项才能。
    徐来颇有攻关之长,擅于交际应酬和帮助黎锦晖处理繁杂的歌舞团事务。巡演中她要张罗全团几十号人的衣食住行等各种问题,井井有条。黎锦晖作为歌舞团团长,在娱乐界有声望有影响,徐来帮忙料理团中事务,在交际场所渐渐为人所识。
    黎锦晖的歌舞团中曾走出一批明星,生得端庄标致且开朗大方的徐来,电影公司自然更不能放过她,要力捧为红遍大上海的明星。
    1932年徐来加入明星电影公司,次年主演第一部影片《残春》,这是一部无声片,“沉默”的徐来凭借出众的相貌气度一下子吸引了观众,影片很卖座,徐来一举成名,由此开始光芒四射却命运多舛的明星之路。
    徐来为人随和,不摆架子,影迷们更觉得她平易亲近,由于影迷来信太多,她请一位私人女秘书帮助处理信件,她是早期影星中第一个聘用女秘书的人,后来她有了私人汽车,是继杨耐梅之后第二个拥有私人汽车的女明星。
靠近进步影人
    《残》是徐来的处女作,她演一个生性浪漫的富家小姐,一进大学就成为校花,身边围绕着垂涎其美貌和家财的男人,在经历生活挫折后,最终她却决定为爱牺牲。这个角色很好发挥了徐来的美艳姿色与不俗气质,观众很快记住了这位影坛新人。片中有“徐来出浴”的镜头,引来轰动话题。
    徐来与左翼影人有很多合作,先后拍摄《华山艳史》、《路柳墙花》、《到西北去》、《女儿经》、《落花时节》等进步影片,或是受尽压迫的底层妇女,或是求民族解放的革命青年,徐来在银幕上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为近代中国留下了毫不矫饰的影像。
    阮玲玉的自杀对徐来震动很大,在主演《船家女》后,她决定息影。《船家女》由沈西苓编导,沈西苓后来编导的《十字街头》成为影史上的名作。《船家女》上映后获得好评,影片描写西湖畔一个摇船姑娘的悲剧,一边是绮丽柔美的西子湖,一边是流氓阔少欺压百姓的丑恶社会,出任女主角的徐来,在表演上融入内心体验,真实可感,受到观众赞赏。
“汉奸夫妻”的委屈,“标准美人”的厄运
    徐来所拍摄的影片并不多,从影时间也只有三年,但是美貌让她在电影圈和社交界大出头,走到哪里都是人们目光所聚、议论所集的大明星。这“标准美人”的光环,不仅为她赢得了“美名”,同时也为她的生活带来了名声之累。
    徐来喜欢跳舞,喜欢热闹,喜欢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她时常出入舞场等交际之所,与多位国民党高官来往密切,很多人为其风采所倾慕,拜倒在石榴裙下。大明星的一举一动本来就容易招惹是非,何况是已嫁为人妇的徐来,流言蜚语渐渐聚拢包围了她。丈夫黎锦晖比徐来大18岁,年龄差距所形成的隔阂或多或少一直存在;加之非议困扰,夫妻情缘渐渐走到尽头。
    徐来的第二任丈夫是家族显赫的唐生明。唐生明曾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是湘籍风云人物。其兄唐生智是国民党高级将领。唐生明在历史上曾有一段曲折悬案。
    抗战时期唐生明作为国民党高官,携妻徐来至上海投靠汪伪,与日本人颇多合作。如此举动无疑被认为是大汉奸,为人垢病,直到最近还有人撰文指摘唐生明在这一时期的“不齿”之举。
    抗战胜利后,唐生明战时身份才披露出来,他其实是重庆方面派到上海的卧底,秘密打入汪伪政府从事地下情报工作。为了假真做,迷惑敌人,其兄唐生智将军还公开在报上发表声明与他脱离关系。唐父是大地主,湖南东安有名的“唐半城”,唐生明一贯生活讲究,出手阔绰,为获取日本人信任,他在南京、上海结交亲日权贵,更是挥金如土,行事招摇,爱国人士见之尤为愤恨。徐来作为唐生明的妻子,一直陪伴左右,和唐生明一样,背负着骂名,又丝毫不能泄漏绝密重要的任务,夫妻俩受了诸多委屈。以前曾是众人仰慕的大明星,这时为了民族大义身陷敌巢,敢于舍身掩护唐生明,徐来之所为是十分让人钦佩的。
    退出影坛后,徐来和丈夫唐生明住在上海,40年代末迁居香港,1956年底他们夫妇携同子女到北京定居。因从影期间徐来和江青(当时的女演员蓝苹)多有共事,文化大革命爆发,她和丈夫一同被捕,在狱中徐来不幸被折磨致死。“标准美人”的一生竟含冤告终,悲凄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