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年华 > 电影记忆 > 中国电影明星录 >明星档案
 
 
 
欧阳予倩赏识白虹

谭衣在
    曾几何时,明月歌舞社在上海大出头!
    那时上海的观众很欢迎她们,因为她们唱得很好听,跳得很新奇。这个玩意儿来得不久,她们中间的黎莉莉王人美,胡茄,薛玲仙都给观众们看上了,并称她们为新歌舞界的四大天王。可是在这四大天王的后面,衬着好些年龄比她们更幼小的。其中有一个不生在湖南。而是长在北平,年纪仿佛只有十二三岁模样,额骨给头发遮没了,睁着两颗大而且黑的眼珠,态度又活泼,又大方,嗓音又圆润又甜脆,当为少数记者先生们所盼望的一个很有希望的小姑娘,她的名字叫白丽珠就是我要提到的白虹女士。
    后来,观众们丢弃了不进步的新歌舞剧,四大天王走上了银幕,于是幼小的姑娘们,也长大起来了,她们每个晚上要唱几个新的《特别快车》《小茉莉》《桃花江》等等新的歌曲,她们是被称为歌唱明星了,而们的很有希望的白丽珠小姑娘,这时也已经更名为白虹了。
    行了一些时候,那些新的歌曲被行政当局认为靡靡之音而禁止了。
    这个时候,白虹小姐也悄悄地跟着一伙人到南洋去了。
    光阴很快,当她并不怎么得意地回到上海,正是新兴话剧在上海已经奠定了营业的基础,就在这个时候,八一三的炮声响了,舞台人也跟着各部的人们紧张起来了,他们分队去干宣传的工作,上海的话剧,自然是不见了。
    沉默三个多月,谁知道上海竟变为孤岛,遗留在上海的各种人们,为着生活的压迫不得不尽可能地活动起来,组织起来,于是舞台人便集组了青鸟剧社,困苦的工作着,这便使白虹有一个机会走上了话剧舞台。
    循规蹈矩的演舞台剧,白虹还是第一次。青鸟的第一炮《雷雨》,白红便给许幸之派演四凤,和洪逗并演,她自己满怀着虚心的态度,化了极大的功夫去研究这一个四凤的个性和应该怎样出演。所以她第一场演出四凤后,不仅伙伴们满意她,而欧阳予倩先生是特别地赏识她。
    记者何以知道欧阳先生特别赏识白虹呢:且让我慢慢道来。
    《雷雨》出演最后一天的朝晨,在青鸟的排演室里,欧阳正在最后一次校正《日出》的地位,忽然从×君口里很不平似地道出昨晚后台忽然不要白虹上演的事情,这时正在导演的欧阳先生也非常轻松似地滑出一句话来,“我觉得白虹演得非常好,一个如此用心的新演员,应当多多给她演的机会。”
    过后欧阳先生便趁着一会儿的空功夫,忽然要剧务部去找白虹来,他说“顾八奶奶找不着合适的演员,赶快去叫白虹,我来告诉她,我来导演她,叫她演八奶奶,哼!她还可以做陈白露呢?”排戏室的人们,大非常奇怪,他们奇怪的便是因为白虹身段不高,怎么可以演四十多岁的顾八奶奶呢!但是,等到白虹一到,对了一遍,又排了一次地位后,奇怪的人们都忘记了他们刚才的奇怪,反而异口同声嚷着,“到可以演”“一定不会坏”,不要说,欧阳先生是特别兴奋,逐句逐段,处处细心地导演着,自己装着走路的姿态说,装着字句的话气,一段一段的排下去,一次熟了。二次校对,三次也就可以“看清样”了。于是剧务部便这样地决定了,日出的演员顾八奶奶分甲乙,到星期六,白天便是白虹接上去演了一场,直到星期日晚场,她一直接着演下去了。
    这样情形,假使不是欧阳予倩别具受眼赏识白虹,他竟会如此大胆,只叫白虹排了短短的半天,隔了一天就上场演出吗?当然白虹自己的态度也特别使他满意,我想欧阳予倩先生一定是赏识到她这一种死心研究的苦功夫而会联想到这是每个不论新旧演员不可缺少的态度。
电星》第一卷第三期1938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