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年华 > 电影记忆 > 中国电影明星录 >明星档案
 
 
 
我的笔记

    大也许意想不到,会真的脱离国联,而加入金星公司服务。关于这其间的原因,大家很少明白我的苦衷。这里,我想来说一个大概吧。
    自从我加入国联公司以来,蒙国联公司当局优待和重视,总算在电影界已有了些“并不过劣”的贡献。一切的一切,我是觉得很满意的。
    但是,近一时期,有着若干电影圈内外人士,似乎很可憾的告诉我:“你为什么没有主演的影片问世?观于你的演技,我们以为并不较现在一般主演影片的女明星为低弱………”,这些话,在我的耳鼓边,是括过已不知多少次数了。不管是间接的直接的,在我听了,我只有自觉惭愧。当然,这是我演技够不上,或者,是还没有达到应该主演的时候。
    然而,还没有达到主演的时候,那么到时候才能达到了呢?我不禁怀疑起来了。
    看到了李丽华在靠了遗失钻戒的宣传噱头,一举成名后,我又怀疑到,这该是她的时候到了呢,还是她的命运应有的指定?
    这使我怀疑的问题更多了;怀疑愈多,我的认识更清楚了。我明了自己的期待主演时候的到来,是不可靠的,我应该要抓取这个时候,不应该期待这个时候。即使我的艺术还嫌不够,我也该有一次实验才好。
    我在打定了这个主意以后,凑巧我在国联的合同行将期满。国联方面,是催我继订合同;同时,金星公司周云,也来邀我加入金星服务。在两方面的相挟中,我觉得这问题是需要郑重考虑一下的。
    国联公司,是上海影片公司中拥有最多人材最优秀人材的一家大公司,这是无用讳言的。但,正因为人材的众多,主演的机会较少,而金星公司,则因新创之故,人材方面自然不能整齐。
    在鉴于谋得较多主演的机会起见,我才打定了主意,忍痛脱离我的娘家国联公司,而投入一个新的环抱金星公司。虽则我的娘家,国联公司,尤其是张善琨先生,对于我一番造就的苦心,似乎遭了一个打击;然而,我是很感激他的造就苦心。不过为了谋取实验性质的主演机会起见,我不得不有这次加入金星之举。万一我将来主演的影片,尚能使人满意的话,那么只要我的娘家用得着我的地方,我还是极愿重投旧环抱的。这一点,希望国联当局明了我的苦衷才好。
《中国影讯》第一卷第四十期1940年12月20日